在写完“好笑的爱”的第一个故事后,米兰。昆德拉确信他找到了自我。 
他找到了他深深渴望的唯一东西: 清醒的,觉悟的目光。
像所有的艺术家一样,他企图在创作中寻找生活的真理。
而我,祈望在行走中获得真相。 
关于一切的真相,生和死,爱与恨。
而我们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啊。
=========
旅行的时候,我们是该扔掉还是该牢牢抓住自己? 是豪无保留还是彻底忘掉?
心中理想的旅行是一个人的行走。淡定从容,不多说话。 用心去看所到之处,直到完全忘却自我。
该是件自然而然的事。
可喧嚣和嘈杂,让它变成了作秀, 一场俗不可耐的show.  连Jane Birkin都无法将其挽回。
唯有逃离。 否则将离真相越来越远。
 
 
 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