节日快乐,我最最亲爱的妈妈!
每年母亲节,我都会给妈妈寄去一张卡片。 卡片上写着自己一直想说,却无法说出口的话。 儒家的传统文化把含蓄隐忍发挥到了极致。 我们无法 像捷克人民那样,在苏联军队的占领下仍能相拥舞蹈,暂时忘却生命中的负重。 我们也无法像单纯的美国人那样,明朗清晰地对自己的家人说"我爱你“。 说不出的话,我们便写下来。 比起嘴上说的话,纸上写的每一个字句也因此变得珍贵。 在每一张卡片上,我都会写:”妈妈,我爱你。“ 是我心里的话,一直想亲口对妈妈说, 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的话。
这世上最爱的人便是妈妈了,我还知道这世上最爱我的人是妈妈。 说我孩子气也好,不成熟也好,选择去香港大学念书及回国发展很大程度上是想离妈妈近些。 妈妈便是家。 在香港,我去看妈妈,妈妈来看我,都方便了许多,再不用受长途飞行的折腾。 妈妈有低血压,受不了长途飞行。而我,每次回家时的激动心情总是被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消磨了一半。 我也有远大的理想,但我只有一个妈妈。我希望在我需要妈妈或妈妈需要我的时候,我们能找到对方。 心中的理想,只要坚定,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实现。
Happy Mother’s Day to all Moms!   
 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