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跟妈妈通电话,得知老弟最近的叛逆行为。  数学考试,满分150,老弟居然厉害到只拿了42分。 更厉害的是,在妈妈的盛怒之下,老弟跑去找老师重考。  噌噌几下,写完,批卷,得分—125。
妈妈被弄得哭笑不得。
我这个老弟,突然间长到了让我们无法理解的年龄。 人说三年一代沟,我跟老弟之间也横了两条这样的沟壑;自然的,我开始搞不懂他了。 原因之一,应该是老弟在我眼里仍是小屁孩一个, 我忘了自己在他这个年龄所想所做的事。 初三的我,已经开始了所谓的“早恋”,经历了跟父母冷战,甚至离家出走的“青春叛逆期”。 现在的初三学生是什么样的呢? 受那郭敬明的影响,正明媚的忧伤着? 或是像春树那样,满嘴“FUCK”,“I love punk"?  去年回家,老弟告诉我,他喜欢的一女孩爱看安妮宝贝的书。 顿时脑海里出现一脸色苍白的小屁女孩,小嘴念着”幻灭“,”孤寂“。( 没有贬低安妮的意思,她的书我也有看,还特别喜欢“蔷薇岛屿”里那篇”想起来的爱情“。)一句话,人记性不好,老忘记自己是怎么长大的。
老弟的性格其实根我差不多的,我们都有那么点倔强和故作坚强,跟家庭环境有关。 爸爸妈妈一直很忙,我们从小就开始住校。  周末有时只能在饭桌前见到他们,跟他们说的话还没有跟保姆说的多。 要是按现在心理咨询师的话,我小时候那些叛逆行迹准是为了引起父母对自己的注意。 有点不靠谱的思维逻辑:你不跟我说话,跟我吵吵架也好啊。 当然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是为了吸引眼球而离家出走;所以,我还是不知道老弟的脑子里装了多少令人匪夷所思的ideas.   只希望他可以快乐的谈谈恋爱,念念书,成长成正直温暖的男子汉。  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