朋友们。
       午饭时朋友小V问我毕业后想干什么。
      " I want to work for UN." 我回答。
      "Me, too!"
      于是两个女子开始讨论该怎样达到目标。 我比较没有想象力,觉得应该从拿到硕士学位开始–UN官员的最低学位要求; 小V提议应该先让自己出名,然后UN就会捧着“good will ambassador"的头衔来敲门,像Angelina Jolie那样。 多好的road map呀! 于是我把成名的任务交给了漂亮的小V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两年前,一个男孩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我给了同样的答案。 他看了看我,笑了。  现在的他,在做什么呢?
 
      有朋友拿到剑桥和伦敦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可还是头痛的不得了。 剑桥还是伦敦? 这是个问题。
 
      有朋友突然休学跑到台湾去学中文; 不喜欢,又回到学校,一学期只修一门课–天文学。
     
     有朋友跑去日本念了一两年书,骂了不少日本人;突然决定不念了,回家为老爸打工。
 
     有朋友心里住着小孩,当了老师,快乐简单的活着。
 
     有朋友边上学边经营自己的事业,早以自立自主。
    
     有朋友或快乐或痛苦的恋爱着,快失去了自己。
     
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 
     我们都在路上,前往何方,会遇见谁,会成为怎样的人?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。 人生,未来,这些问题太难,因为到处都有正确答案。 
     
      或者,正如经上所说:众生是一群在失火宅内戏耍的小孩,自得其乐,而浑然未知。
      我们真实不知: 可以叫我们欢喜的,就可以叫我们流泪。
 
      不想遁出尘世,我要让自己生命的树,长得完好,茂盛,用来回报至亲的人
 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