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沙河老先生是本人最敬佩的成都文人之一。  他笔下的成都,其间的市井人文生活,无不浸透着他对成都的热爱及他作为成都人的自豪。
 
录自流沙河在川大的演讲:
 
“我心中的成都五大文化地标
  
   如果让我提议成都的五大文化标志地,我认为是少城(老少城,不仅是宽窄巷子,而是更大范围的,现在还有些遗迹,保留着成都的生活方式)、华西坝、草堂、武侯祠和春熙路。春熙路是保留成都近代文化的重要地方,它在四川人心目中举足轻重,当时县上的人,没有谁没有去过,是现代文明的代表。
   我选择华西坝的理由,是因为她是成都非常重要的标志,成都其他地方皆市井景象,唯华西坝为人文气象;为近代文化的重要内容。西风东渐,就是从华西坝传到成都的。那里的1千多亩土地,用它的人文气象和硬件,具体体现了近代文明,使成都的古老文明开始与现代接触。她给我的印象非常深,最有趣味的是,她是一个洋人设计的,但没有搬来欧美风,而是考察中国建筑设计的。整体局部,都是完美的中西建筑的结合。少年时代的我,一走进去,非常惊讶,既熟悉又非常非常陌生、新鲜,异常之完美,一看即震惊了,那种庄严、崇高感油然而生,这样美好,为我们留下了这么好的中西结合的样板,哪里象50年代修的那些方块楼,20年后就不堪再看;还有那些红砖裸露,兼有苏式大而笨的建筑,不足以在灵魂上征服我们。
  
连军阀都知道文化圣地打不得 也没有暴力排外的“愤青”
  
   千万不要再拆完了,再修假古董,再过数十年,那时我们在经济上,文化上,更好了我们自己会要求全面修复,就晚了。我们不能当文化上没有根基的穷人。现在我们不觉得,我们有火锅吃,有超女,这么好玩,觉得好安逸。以后趣味提高了,必然要求更好更多的东西,希望看到美好的老样子的东西,与其那样,不如现在就全面调查好生保留。
   在明代,朱元璋就在这里分封了他的儿子蜀王,蜀王府的王家花园就在中园。明末张献忠把这里当成屠场,成了乱坟岗;传教士们上世纪初打下了近代华西坝的文化基础,这是活生生的历史。最值得成都人骄傲的是:成都人保持着正常的心态,接受了西方文化;市民没有发生过任何排外的暴力事件,刘辉这样的军阀,当年打巷战,都知道要打外面什么地方都可以打,但不到华西坝打,从未毁过这里的一栋房子,连军阀都晓得文化圣地,打不得,文化人就更懂了,没有出现过什么愤青排外,外来文化一下就生了根。
  
我们灵魂深处和她呼应 外来文化不是文化侵略
  
   文化是普适的,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我不认为外来文化就是文化侵略,传播文化是传播人类的共同财富,“西方文化”的说法,本人怀疑。成都出现华西坝,完全体现了成都人的大度量和开放胸襟。西方人也尊重我们的文化,华西坝是如此的漂亮,欧美建筑不是这样的,小小的钟楼,都好有中国味道啊。当年一景就有“坝上钟声”。我想起契柯夫的一句话:上帝早都不信,每当听到钟声,我知道还有个地方叫天国。
   这里有一张照片,我万分万分的感动,第一任华西协和大学的校长,照相的时候,站到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而最前面的一排,站的是当时成都的五老七贤:最古老文化最守旧的代表人物,说明对中华文化的尊重。文化重来都是守旧的,中国的传统是凡是革新的就光彩,保守的就不光彩,弄得文化上总是被颠覆,断裂,很多年前,我去东欧,看到他们把战争时期一片小小的遗迹,都小心翼翼地保留下来,如同家珍,真是非常感叹。华西坝这些古老的建筑,是能和你灵魂深处和你呼应的啊,都是有灵魂,能和你对话的啊!
  
恢复人文景象需要100年
  
   我们讨论文化古迹,我参加这个讨论,目的是什么? 提出这5个文化点,目的不是赚旅游钱,当然也要赚,大家喜欢,我们也觉得光彩,但应有更远大的目标。我们不是要复古,重新留辫子。我曾寻找明代城墙,找到残存唯一一段,当然不是认为明代好,那是一个腐朽的朝代,我找是为看从前的脚步走到今天的痕迹,那上面的每块砖,都有想法,怎样的精细,500年了,拿起来敲一敲,咚咚咚发出金属般的声响,包含多少技术的文化,精神文化的东西……
   昨晚看电视,曹丕的堂上挂着对联,我一看就哑然失笑,那是1600年前的事,而第一幅对联,是1千年前,诞生在成都的,常识都不知道。再过100年,人不知道了。不了解历史,历史都不知,何论其他?就说成都,不爱乡土,何来爱国?不爱父母,何爱人民?岂不空说?人说,要让一个国家亡国,就抹掉他的历史的记忆即可,精神上就已经亡国。
   我们表面上说的是建筑,实则说的精神建设。我是过来人,年纪大了,很忧虑,忧虑人们很快就完全不知道祖先是怎样的了,历史断了。人老了,做不了多少事了,总还希望中华文化中优秀的东西,重新现代化,进入我们的精神生活。培养一代人,要用一生去做,恢复一片人文风气,也要100年。”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