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看李碧华的小说和散文,看到她写张爱玲,居然流下泪来。 呜呼,原来我还是会哭的!
“ 在这世界上,能叫一个扬眉女子低头,挫其锐气的,只有两样:一:爱情;二:
政治后记:张爱玲于1995年中秋前一天,被发现安详地躺在几乎完全没有家具的美
国落杉叽寓所,享年75. 寂寞老人常以急冻食物加热充饥。她并无向任何人告别。
遗作“小团圆”未写毕,一生最灿烂的作品,在25岁之前几已完成。直至今天,不
见后来者。”
 
又“给母亲的短柬”中,千叶县一位七十一岁的须藤柳子写:“妈:转眼间金已古
稀之年了,请千万仍然活着。我渴望有机会与你见面。——我此生仍继续尽力寻找
你。”
简短的信,自欺欺人的儿子,热泪已经盈眶,却不忍揭穿。
 
 天色已晚,所以选些她的散文看看。 一般不敢在晚上看李的小说,字里行间的诡异奇情会让我背脊发凉。 别笑我,但我是相信有魂灵的。前世来生,谁能说没有?
 
Advertisements